雪落兮赏翩舞

目前正忙于学业,可能失踪并因此长时间不回消息
是Y[P]M的忠实支持者,福尔摩斯先生的追随者
『斯内普教授是我一切的基点无疑了』

政治关系

BE警告
[有点甜的刀子]

草草应付着那些会让大臣觉察到真相的提议,Humprey快速走向办公室——这时间里,那些助理,来来往往穿行的人不会来打扰大臣,事实上,根本没人能来打扰。
因为他们会请走Bernard,拉上窗,关上门,不加节制地喘息、交缠,当然,这过程中,他们没有交谈。
一切平息,他们便一件件拾起散落的衣物,像是拾起平日里故作的道貌岸然一般。
而后,因为这种激烈的接触,大臣会消除一些对他的不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对他的提议接受良好,这正是他所需的。

所以,当他进入,等Bernard走后,大臣头一次没有关门扑上来,他感到疑惑。
大臣只是悲哀地望着他
“有些事情,我很难说出口。”
他冷笑
“我走了你会容易说出些吗?”
没有对他的尖刻回应,那蓝眼睛继续伤痛着
“Humprey,我爱你
可是……”
哦,Humprey想,漫不经心地,又一个陷进去的
他保持着一贯优雅的笑容
“你甚至不肯叫我的名字!告诉我,是不是无论谁坐在这位置上,你都会愿意和他——或者她,发生些什么!”
这话就难听了,他想,上上任那个死沉的胖子他可真做不到,如果和他做大概要被压死。
“当然不是,大臣。”他圆滑地说。
“那么,为什么……”
看看那唠叨个没完的人,Humprey感到一阵厌烦焦躁
爱情?
笑话,那是留给他妻子的
这大臣不也遮遮掩掩的没离婚嘛
他需要大臣的信任,无论哪个大臣,因为他要走向这帝国的顶峰
这只是交易
他们的关系,仅限于政治
大臣的话又钻过来,“如果我不是大臣,无权无势,你会不会和我在一起呢?”
会不会?
有什么好问的
当然不!
然而他只是加大嘴角的弧度,不反驳也不承认,安静地旁观着大臣的宣泄
毕竟现在这男人还是大臣,他们还有所关联
之后大臣再也没那么做过,诸如拥抱、亲吻、情事
没有
态度依旧,政治上,大臣没利用他的把柄打压他,也没放弃一些小小的抗争
但他有时会呆呆地望着Humprey,然后又飞快地别开脸
幻想破灭了么,公务员恶劣地想

最后的最后
男人离开了,不再是大臣
Humprey还是公务员
有时他取出手帕,会想起来那双蓝眼睛曾为他落泪
蓝眼睛的主人叫James
但他喜欢大家叫他Jim

他们的关系,仅此而已

只是不知为何
他再没对任何人那么做过

会不会?
无法回答

觉得好像开一个很有可能坑掉的文是对大家的不负责任
所以,如果有一天构思完整而且文差不多完成了再发布吧!
emm比心(。・ω・。)ノ♡

TAG这种事情啊

打的tag只是作者本人对于文章的一种归类
或许有时候会冒犯到对于这种归类并不赞同的某些人
那么,我并不会因此而改变自己的定义,但是顾及到这些人的感受,会相应调整,仅此而已
我那什么的脾气不好,拉黑,互不往来
以上

误解

Attention:[人称变化有]
私设Humprey/Jim但文中其实无差

『如果你被驯化了,你就会哭的』
——《小王子》

“大臣,您不该为了这种事而哭泣。”
我不该?你就要死了!我再也见不到你,无法与你吵架斗嘴,听到你风趣而辛辣的评论,无法……
而你竟不允许我感到悲哀吗?
“我很,很抱歉,”我抹了抹眼角,“Humprey,你表现得真是勇敢极了。”
实话说,我现在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我早知道Jim是化外之民,还容易激动,但他也不是个哭哭啼啼的老妇女似的家伙。
他为什么哭?我一边继续着构思好的讲话,一边紧张地思索着。
对了,讲话!他以为……我要离开了,真正意义上的。
我突然被一阵巨大的眩晕包裹住。在漫长的三十年中,我打过交道的大臣来来走走,有哪一位会为此哭泣?
没有。这个答案简单得不需要思考。
尴尬混合着强烈的喜悦,这感觉让Humprey的心有力地跳动着。
“……我们时不时还会见面。”我结束了讲话。
“什么?我,我们……”
“是的,”我放缓语气,“每周见一次吧。”
哦,我真是蠢透了,当然了,Humprey怎么可能会赴往天国,只是一次晋升……
可是他晋升了,见面也就愈发困难了吧。
我迅速地换了话题,掩饰我方才的误解,奇怪的是Humprey仿佛真的被转移了注意力,不再追究我的异常。
在离开行政部的刹那,Humprey觉得他从未像此刻这样期待着明天的工作,那意味着重新见到Jim,与之愉快地斗嘴,给他时不时使点绊子。
“这就是美好的生活了”,他想。等到了时候,他还会帮他成为首相。当然,可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只不过和他拌嘴还怪有趣的。

一英镑的赌约

Humprey/Bernard

      是Humprey先开始的赌,“大臣一定会提到这事儿的,我赌一英镑。”然后Bernard同意了,他高兴地握手并告诉上司,这事早就被大臣提过了。
      Humprey只是轻松地递给他一英镑,不紧不慢的和他谈着公务员的治国之道,好一会儿才向大臣的办公室走去。
      果然大臣乐此不疲地重复了他今早才提出的问题,Bernard不得不隐蔽地塞给Humprey他输的那一英镑。
      他尽可能迅速地将纸币与硬币放到Humprey的手心,可不幸的是,这时大臣突然站了起来,打算要发表些什么胡思乱想。
      于是Bernard向后退了半步,因为还未接稳Bernard递来的英镑,Humprey也跟着向后退,同时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握紧了Bernard的手。这时候两人的手保持着隔着一张纸币与两枚硬币相握的状态,谁也不敢松手——硬币很可能因此叮叮当当地滚落到地上。
        Bernard手心的温度就这么源源不断地透过那张薄纸和两个金属片传来,从Humprey的指尖一直蔓延、扩散开来。
        好一会儿大臣终于结束了他冗长、混乱而毫无意义的演讲,转过身要坐回去,然而他们俩谁也没能抓住机会松开手,仿佛都沉浸在这种不合常理的亲密状态之中。
        
     

百科一下我的两位男神:奈杰尔与艾伦里克曼

艾伦曾任奈杰尔的化妆师[当学生时]
并且
两人在巴切斯特传中有对手戏
还有什么要说的呢
我圆满了,真的

Jim&Humprey的互动!
被大臣的新主意吓到炸毛的小汉
还有总找机会揶揄大臣坏笑的小汉
(✪▽✪)
真是太甜了

今天是5月20日啊!
照例向YMP三人组表白

婚礼与月

BE警告
      James Haker,一代伟大的英国首相,突兀地离开了人世。
      “大臣总是来来走走的”
      一位优秀的公务员应当早早习惯这些并坚决杜绝与“化外之民”们产生任何联系。
      所以到底Humprey,英国真正的管理者,公务员的标杆,为什么接受了James Haker冒失的请求。
      他甚至都没有准备花!
      可当Jim单膝跪地,一手举着早上他兜里揣着的巧克力,另一只手紧攥刚刚用纸叠好的圆环,仰头请求的时候,Humprey发现自己就是没法拒绝他。
      事实上,他几乎惊讶激动到失语。他曾以为Jim终其一生也绝不会公开这件事,他完全理解,这明显是“富有勇气”之举。但是他的大臣,他的伴侣,就这么毅然决然地公开了一切,以他的声誉与前程为他们的婚姻铺路。
     这足够了,他想。
     他清晰地记得,他轻声回答“I do”后,Jim从地上一跃而起,两只手里的东西全都散落在地,紧拥他,然后热烈地亲吻。
      那天真的是个好日子,连伦敦常年的大雾都在那天消散了不少。
      现在已是他独自从剧院归家的第九十次了。
      James Haker,这满口谎言的欺骗者,彻彻底底地背弃了他曾经亲口许下的诺言。
      今夜月亮真的很圆,回到家,Humprey走到阳台上,地面明晃晃的一片,亮得令人头晕。
      好像还下了雨,Humprey触到脸上的湿迹时想,肯定是下了雨。
      James Haker错过这个和他牵着手的好机会了,永永远远地!让他后悔去吧。

Y[P]M的联想片段

Jim&Humprey的场合      
     从国家大剧院漫步归家的路上,Jim回味着刚刚的威士忌,得意不已——不但可以装困靠在Humpy身上,还赚到了一杯“提神醒脑”的好酒。
     Humprey注视着洒满月光的路面,提醒自己下次不能再这样任凭Jim胡来,虽然他因为自己的小计谋得逞而沾沾自喜的样子很有趣。
     Humprey终止了思绪,因为Jim握住他的手太紧了,他偏着头回望。
     “要下雨了,你看天色昏昏沉沉的。”Jim表现出他一贯编撰谎言时的假正经作风。Humprey微笑起来,“是的,我亲爱的大臣。”
     一直走到家门口,雨仍然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