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兮赏翩舞

目前正忙于学业,可能失踪并因此长时间不回消息
是Y[P]M的忠实支持者,是Severus永远的学生,是福尔摩斯先生的追随者

误解

Attention:[人称变化有]
私设Humprey/Jim但文中其实无差

『如果你被驯化了,你就会哭的』
——《小王子》

“大臣,您不该为了这种事而哭泣。”
我不该?你就要死了!我再也见不到你,无法与你吵架斗嘴,听到你风趣而辛辣的评论,无法……
而你竟不允许我感到悲哀吗?
“我很,很抱歉,”我抹了抹眼角,“Humprey,你表现得真是勇敢极了。”
实话说,我现在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我早知道Jim是化外之民,还容易激动,但他也不是个哭哭啼啼的老妇女似的家伙。
他为什么哭?我一边继续着构思好的讲话,一边紧张地思索着。
对了,讲话!他以为……我要离开了,真正意义上的。
我突然被一阵巨大的眩晕包裹住。在漫长的三十年中,我打过交道的大臣来来走走,有哪一位会为此哭泣?
没有。这个答案简单得不需要思考。
尴尬混合着强烈的喜悦,这感觉让Humprey的心有力地跳动着。
“……我们时不时还会见面。”我结束了讲话。
“什么?我,我们……”
“是的,”我放缓语气,“每周见一次吧。”
哦,我真是蠢透了,当然了,Humprey怎么可能会赴往天国,只是一次晋升……
可是他晋升了,见面也就愈发困难了吧。
我迅速地换了话题,掩饰我方才的误解,奇怪的是Humprey仿佛真的被转移了注意力,不再追究我的异常。
在离开行政部的刹那,Humprey觉得他从未像此刻这样期待着明天的工作,那意味着重新见到Jim,与之愉快地斗嘴,给他时不时使点绊子。
“这就是美好的生活了”,他想。等到了时候,他还会帮他成为首相。当然,可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只不过和他拌嘴还怪有趣的。

一英镑的赌约

Humprey/Bernard

      是Humprey先开始的赌,“大臣一定会提到这事儿的,我赌一英镑。”然后Bernard同意了,他高兴地握手并告诉上司,这事早就被大臣提过了。
      Humprey只是轻松地递给他一英镑,不紧不慢的和他谈着公务员的治国之道,好一会儿才向大臣的办公室走去。
      果然大臣乐此不疲地重复了他今早才提出的问题,Bernard不得不隐蔽地塞给Humprey他输的那一英镑。
      他尽可能迅速地将纸币与硬币放到Humprey的手心,可不幸的是,这时大臣突然站了起来,打算要发表些什么胡思乱想。
      于是Bernard向后退了半步,因为还未接稳Bernard递来的英镑,Humprey也跟着向后退,同时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握紧了Bernard的手。这时候两人的手保持着隔着一张纸币与两枚硬币相握的状态,谁也不敢松手——硬币很可能因此叮叮当当地滚落到地上。
        Bernard手心的温度就这么源源不断地透过那张薄纸和两个金属片传来,从Humprey的指尖一直蔓延、扩散开来。
        好一会儿大臣终于结束了他冗长、混乱而毫无意义的演讲,转过身要坐回去,然而他们俩谁也没能抓住机会松开手,仿佛都沉浸在这种不合常理的亲密状态之中。
        
     

百科一下我的两位男神:奈杰尔与艾伦里克曼

艾伦曾任奈杰尔的化妆师[当学生时]
并且
两人在巴切斯特传中有对手戏
还有什么要说的呢
我圆满了,真的

Jim&Humprey的互动!
被大臣的新主意吓到炸毛的小汉
还有总找机会揶揄大臣坏笑的小汉
(✪▽✪)
真是太甜了

今天是5月20日啊!
照例向YMP三人组表白

婚礼与月

BE警告
      James Haker,一代伟大的英国首相,突兀地离开了人世。
      “大臣总是来来走走的”
      一位优秀的公务员应当早早习惯这些并坚决杜绝与“化外之民”们产生任何联系。
      所以到底Humprey,英国真正的管理者,公务员的标杆,为什么接受了James Haker冒失的请求。
      他甚至都没有准备花!
      可当Jim单膝跪地,一手举着早上他兜里揣着的巧克力,另一只手紧攥刚刚用纸叠好的圆环,仰头请求的时候,Humprey发现自己就是没法拒绝他。
      事实上,他几乎惊讶激动到失语。他曾以为Jim终其一生也绝不会公开这件事,他完全理解,这明显是“富有勇气”之举。但是他的大臣,他的伴侣,就这么毅然决然地公开了一切,以他的声誉与前程为他们的婚姻铺路。
     这足够了,他想。
     他清晰地记得,他轻声回答“I do”后,Jim从地上一跃而起,两只手里的东西全都散落在地,紧拥他,然后热烈地亲吻。
      那天真的是个好日子,连伦敦常年的大雾都在那天消散了不少。
      现在已是他独自从剧院归家的第九十次了。
      James Haker,这满口谎言的欺骗者,彻彻底底地背弃了他曾经亲口许下的诺言。
      今夜月亮真的很圆,回到家,Humprey走到阳台上,地面明晃晃的一片,亮得令人头晕。
      好像还下了雨,Humprey触到脸上的湿迹时想,肯定是下了雨。
      James Haker错过这个和他牵着手的好机会了,永永远远地!让他后悔去吧。

Y[P]M的联想片段

Jim&Humprey的场合      
     从国家大剧院漫步归家的路上,Jim回味着刚刚的威士忌,得意不已——不但可以装困靠在Humpy身上,还赚到了一杯“提神醒脑”的好酒。
     Humprey注视着洒满月光的路面,提醒自己下次不能再这样任凭Jim胡来,虽然他因为自己的小计谋得逞而沾沾自喜的样子很有趣。
     Humprey终止了思绪,因为Jim握住他的手太紧了,他偏着头回望。
     “要下雨了,你看天色昏昏沉沉的。”Jim表现出他一贯编撰谎言时的假正经作风。Humprey微笑起来,“是的,我亲爱的大臣。”
     一直走到家门口,雨仍然未下。

关于YPM的弹幕资源

感谢 @玛莉蓓尔的花房
整出了所有的弹幕!
非技术组人员,大家拿了资源自个儿想办法去播放哈😄[不擅长处理这些]
接下来是度盘地址
https://pan.baidu.com/s/1kULgVGz 密码: iqen
给可爱的花房拥抱,超赞的!
大家可以在评论中找到视频地址
PS.不会超链接,大家如果点不进去可以用手机浏览器登录lofter来复制或者看花房君在我上一篇文字后的回复

前几天翻sd卡
突然看到几乎下全了b站版的YPM
打算整理一份出来
最近真的特别忙,手机压缩不了文件,大家大概要等段时间我才能弄好#比心#

Jim的困惑

Jim一直自认为是个睿智的首相
但他从来也不明白公务员之间的相处模式
————————
OOC也许?

为了削弱Humprey的权力范围,他让小Bernard要求Humprey必须经过致电请求并许可才能放进来

第一次他没拦住;第二次Humprey仗着钥匙进来了,Bernard气急败坏换了新锁;第三次了不起的Humprey干脆翻墙

为什么Humprey对于能够进自己这里如此执着?他明明每次来了也是应付应付自己,糊弄糊弄自己……也许是因为Humprey认为上班期间听Bernard的冷笑话是一种调剂自己的好方法?

Jim觉得自己绝不是无中生有。听说昨天老小汉还和小伯纳吵得脸红脖子粗的,怎么今儿一早自己开口小伯纳就态度顺从、动作迅速,活像是早有准备要这么做似的掏出了一把钥匙,乐呵呵地递给了旁边那个并没有像表面那样重视这把钥匙的人。Jim简直还怀疑他们是不是合伙演戏呢。

Bernard总犯傻,尤其是Humprey也站在旁边的时候,和怀春的小姑娘家如出一撤。

Jim开始回忆自己的政治顾问的话语:“在Humprey的逼迫下,自己最后还是离开了那两人,等了足足三个钟头,Bernard和Humprey一前一后出来了。两人活像打了一仗:Bernard衣冠不整,内衬揉的像腌菜,外套扣错了位也没发现,脚步踉跄;Humprey估计是胜利的一方,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见着我还颇为挑衅地笑了笑,比公务员又加薪了还得瑟。”

……真是太可怕了(๑ó﹏ò๑)Jim忍不住开口问旁边看着他喝酒一脸不满的亲亲媳妇:“你说,我会不会变成Humprey那样的人呐?”安妮立马也不瞪自己了,“不不不,亲爱的你顶多算个酒鬼牧师,但是Humprey他已经完全丧失了道德观念……白厅里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说的不是这个方面]Jim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谁说白厅里面没有好东西呢…”说着拿出了自己今天藏在红盒子里边的威士忌。

[我需要喝点酒压压惊]